日经中文网
NIKKEI——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

  • 20xx 水曜日
  • 0708

  • 搜索
Home > 专栏/观点 > 中日茶坊 > 姿识型经济

东京眼(217)姿识型经济

2018/05/10

PRINT

     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健吾:问题:有几多人知道自己的外貌为自己带来几多的「好处」?有几多人会承认,自己的外貌其实会为自己带来「好处」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有日本的电视台做了一个实验,找来真正的大学生和真正的模特儿,以类似的履历表参加面试,面试结果显示,被取录的,都是比较漂亮的人。有人事顾问表示,那可能是因为面试者说话的时候,比较好看/会打扮的人,说话会较有说服力。而求职者也需要就著不同的公司文化而建立不同的形象,比方说如果想加入比较活泼的公司,打扮要大方得体但也需要有点个性。这种「阿妈是女人」的评语,也只会令自问不好看的日本人,徒添更大压力。

 

      日本人有一种「被看」的文化。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,长得好看,可爱的人,说什么做什么都好像是特别合理的。在网路有一句俗俚叫「可爱就是正义」。只要小孩长得可爱,在公众场所大吵大闹都好像比较可以接受。只要长得可爱,叫男朋友买东西要男朋友请客,就好像是之应份的。只要长得好看的人,偶尔到拉面店,或是陪男朋友去做一些他们爱做的事,如逛秋叶原或是去游戏机中心等等,就是「善解人意」。甚至,有些职场现况分析的网文说,可爱的人就算犯错,得到上级原谅的机率,绝对会比长得不可爱的人高。

 

      同时,在职场,不好看的人,他们被要求的「层次」,会比可爱的人很不同。即使犯了很小的错误,他们都会被骂「已长得那么丑工作也不行!你怎么样活下去?」

 

      从小到大,我都知道可爱的人,总是有多点的好处。他们坐合唱的时候可以站在前排,他们会被老师请他们当领袖生,他们会得到更多的机会。我绝对明白的。在日本念书的时候,发觉日本女生真的很辛苦,他们从小到大都要学习如何「表现」自己,在大学见到戴眼镜的女生很少,素颜的女生就更少。如果你已是一个成人,不化妆出街,好像是一种「不礼貌」的表现。而化了妆也不好看的,就好像注定要非常能干。

 

      这种从外观「断定」别人前途的事,在日本好像是很普通的事,在中国就是普遍。不少九零后零零后的年轻人,都好像很早就知道自己的「底气」可以令他们走到那儿去。可以上几多层,要做几多事,才可以「改善生活」,在人吃人的森林定律下,工作能力,语文能力,学历,等等都可能只是次要,只要长得好看,又好像可以用各式各样的方式得到不同的「好处」,从而比一些长得抱歉的人,得到一些人生机会(life chance)。

 

      可爱就是正义明明就是很普世的价值,虽然是对丑人不公平,而我也一直很尽力的去维持一个不算好看但也不算抱歉的身体状态:上健身房、做面膜、定时定刻剪头发,这些都是我在做的事。只是,很可惜的是,最近有歌手在一个公开场合说女人的外型不应被评头品足,读起来就有点尴尬。这歌手可以走到这个位置,原因当然不只是他的歌唱得好听,而是他可以满足市场对歌手外型的各种要求,身材,样貌,以至性幻想的成份,而可以造就他成为那个场合的座上客,可以慷慨陈词,对世人说教,请大家不要评论别人的外型。他们有权说好听的话,他们有话语权,自然就有「占了便宜又卖乖」的权力。

  

      我反而想起,天生不好看的人,在这种姿色型经济结构下,挣扎求存,再看看好看的人如何说风凉话,也真够情何以堪。

 

健吾 简历

 

      80年生,香港专栏作家、香港商业电台节目《光明顶》、《903国民教育》主持,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。著书超过二十七本,主力研究日本东亚流行文化软实力及多元性别关系等议题。

 

本文代表个人点,不代表日本经济中文版:日中文网)点。

ad

二维码

日经中文网
公众平台上线!
请扫描二维码,马上关注!

金融市场

日经225指数23002.3772.0105/21close
日经亚洲3001407.593.7905/21close
美元/日元111.190.3005/2123:55
美元/人民元6.38320.004005/2115:55
道琼斯指数25081.28366.1905/2110:45
富时1007850.01071.22005/2115:45
上海综合3213.840420.537005/21close
恒生指数31234.35186.4405/21close
纽约黄金1290.22.005/18close

关于日经指数 

博聚网